端午趣事之一
作者:杨延斌    
2020-7-17 15:00:29
 

  我十二岁前在山东平原县老家,那地方穷的连平常日子都过不舒坦,根本没留下过端午节的记忆。一九六八年秋到了查哈阳农场的稻花香,第二年才知道有个节日叫端午,当地人习惯称五月五。  五十多年前的北大荒,不像南方那么重视端午节,也因为没有姜米和粽叶,所以没有粽子吃。端午早晨,家家都煮一大盆鸡蛋鸭蛋鹅蛋,便是对节日的盼头。

  在北大荒的端午节,要把房檐秘密插满艾蒿。家家老人们还要把艾蒿搓成艾绳,再一根根缠成篮球大小的艾蒿绳球,吊在房檐上。待夏末秋初蚊子逞凶时,剪几米艾绳点上,蚰蜒臭虫蟑螂就不出洞,蚊子也不咬人。所以从端午这天早晨开始,满稻花香的屯子里,家家弥漫着浸脾润肺的艾蒿香味儿。

  当地老人们都说,只有端午节当天的艾蒿能做药用,尤其太阳升起前的艾蒿最好用,所以那天天不亮,就得下草甸子割艾蒿。在稻花香的道边地头田埂或河堤上,处处可见零零散散的艾蒿。要想多采,就得到没开垦的草甸子。当地有个地方叫北牧畜,是烧酒坊和养牲口的地方,周围被一片大草甸子围着。在那片野草丛生的草甸子里,有两种能派用场的草,一是小叶蔁,用作苫房,二是艾蒿,用作驱蚊熏虫和艾灸。草甸子里的艾蒿别种野草长得高出一大截,一撮一撮远远就能看见。

  半个多世纪前,查哈阳稻花香的人烟稀少,草甸子里还有狼。我作为十三岁的少年,心里虽打怵,但也只是把狼看得和狗差不多。再说,手里也有镰刀仗胆。

  记得一九六九年的六月十九日是端午节,天刚蒙蒙亮,我就走进北牧畜草甸子。那时我长得矮小,草甸子上的杂草比我高。

  端午的晨风,把野草吹成一波一波儿的绿色草浪,许多种鸟叫声混杂在一起。因为风刮得杂草呼呼作响,鸟儿或野鸭在人走近时,才能被惊吓得突然飞起。我虽然一次次地惊扰它们,自己却也得吓一跳。

  太阳已经露出半边脸,我用艾蒿拧了两股草绳儿,把割了一大堆的艾蒿,上下捆绑两道后抗在肩上,打算走向北牧畜通往回家的路。我正在踉踉跄跄趟行在草甸子里,忽见几米外有一只牛犊大小的黄色怪物一跃而起,它向前蹿出十几米后又停下来,傻傻地扬起头,眼睁睁瞪着我。我当时不知道那就是人们常说的傻狍子,只被它高大的身躯吓得魂飞魄散。抗在肩上的艾蒿掉在草地,我下意识地俩手握紧镰刀,浑身吓得颤抖像筛糠。我本能地壮着胆子大喝一声,却见那怪物浑身一抖,一跃而起奔向远方。我已吓得满头大汗。

  我索性走到傻狍子藏身的地方想看个究竟。首先看到的是一片野草被压倒,再细看近处,欣喜地发现一窝野鸭蛋,一数三十个。我不知道那只傻狍子是把一窝野鸭蛋当成美食呢,还是帮野鸭护蛋?我急忙脱下上衣,把两个袖口用草绳系紧,每个袖子里装十五个野鸭蛋。

  我右肩扛着艾蒿,左手拎着野鸭蛋,心里美滋滋地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  

 
 
 

黑龙江省浩良河化肥厂 版权所有
地址:黑龙江省浩良河化肥厂 邮编:153103
电话:0454-8197125    E-mail:hhwz2011@163.com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黑ICP备1100019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