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忆中的年
作者:一株木棉    
2022-2-9 15:06:46
 

  今天腊月二十四,是扫尘的日子!然后,想起早年娘边忙年、边挂在嘴边的一套嗑“??”想了半天,只想起一句:二十八,把面发!

  小时候的年,才叫年。家里一片热气腾腾的忙碌,杀猪宰鸡,好不喜庆。尤其腊月二十四那天,浆洗的被子晒满了院子,旗帜一样冻得梆梆硬,散发着冬天凛冽的味道!

  墙、棚顶和炕,也换了旧模样!先扫一下房子的角角落落,再将父亲从单位拿回来的报纸,仔仔细细地糊了一层。家里,立即成了三维立体的“新华社”。

  五六岁的我,欠登似地站在炕上,踮起脚尖兴趣地读着墙上的报纸。碰到不认识的字,就念“什么什么”??一家人就笑!

  后来,家里条件好了,不糊报纸,改成年画了:白娘子许仙鹊桥会、娃娃钓着鲤鱼笑哈哈!在每个人心中,都曾有过一幅色泽鲜艳、喜气洋洋的年画。您,记忆中的年画是什么?

  如今,忙年的娘不在了。年味儿,越来越越淡了。甚至,我不愿意过年。看到别人与父母有说有笑、有疼有爱的过大年,我羡慕坏了。真希望花个大价钱,把母亲从那个世界赎回来记得小时候娘常说:二十四,扫房子。然后呢?我一直被这个疑问缠绕着。问谁呢?问了身边的几个同事,都挠挠脑袋,说真记不得了!

  后来,后来我问了度娘:小孩小孩你别哭,过了腊八就杀猪。小孩小孩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。腊八粥,喝几天?哩哩啦啦二十三。二十三,糖瓜粘,二十四,扫房子;二十五,磨豆腐;二十六,炖羊肉;二十七,宰公鸡,二十八,把面发;二十九,蒸馒头,三十晚上闹一宿,大年初一扭一扭!

  活着活着,什么都有了,娘却没有了。是否,这就是成长的代价?读着这则小时候娘常叨咕的年嗑,泪不经意地溢出了眼眶哭就哭吧,沒事的。尽管,我也当娘了。尽管,我已年纪一把

 
 
 

黑龙江省浩良河化肥厂 版权所有
地址:黑龙江省浩良河化肥厂 邮编:153103
电话:0454-8197125    E-mail:hhwz2011@163.com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黑ICP备1100019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