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2022,立春》
一株木棉
2022-2-17 9:33:47
 

  年2月4日,这一天,对于东北来说,既是冬天,也是春。说它冬,因为还沒出九。说它春,因为过了年关,即是春!

  说到年,人们越来越怀念小时候。今年的春晚,我一眼沒看。不是忙着包饺子,而是根本不想看。和家人们聊天,更多的聊小时候。仿佛,小时候的年,才是年。

  小时候,山里百十户人家,作息时间一致,日出而作日入而息;生活生活水平一致,粗粮咸菜白菜土豆大萝卜;孩子们的愿望一致,夏天河里抓鱼游泳,冬天锃亮的河面上溜冰打出溜滑。

  年三十,家家户户纸糊的红灯笼高高挂起、冰做的灯笼坐落在院子里。我们手里拎着一个小灯笼走着夜路去邻居家玩耍,从东头走到西头,每家每户门里门外的故事,闭着眼睛,门清。

  家里孩子都多,六七个娃娃稀松平常。偶尔少一两个碍事绊脚的,也不明显。家长从来不大惊小怪,大不了站在门前朝着大河喊几声。

  春天时孩子们依旧玩耍,大人们拿下农具开始春耕;夏天时他们用野菜拌酱、晚饭时笼起清香的蚊烟;秋天时他们菜园丰收、等待山丁子树上醉红的果实;冬天他们置办起五颜六色的年货,买来彩纸糊灯笼。

  尤其是冬天,到了年关。杀猪宰鸡,劈柴洗衣。母亲踏着缝纫机,锅里炖着自家养的公鸡,一家人捧着地窖里的青萝卜,坐在热炕头打扑克、唠家长。

  等到晚上,点上一杆杆红蜡烛,让它们在新旧交替的时刻喜盈盈地站在我家的餐桌、窗台。

  如今青山依旧在,不见旧时人。

  年长的人,去世了,埋在了山坡,比如我的父母。

  年轻的人,长大了、出去讨生活,比如我的兄妹。

  留守的人,孤单了,想他乡孩子,比如我的邻居。

  许多人像我一样,在某个城市的某个角落里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,谋生亦谋爱。偶尔,几幅童年或喜或悲的画卷,记忆深处飘来飘去??。

  昨晚与同学微信,她说,父亲年前突发脑梗,抢救过来,也呆头呆脑,远不如从前。对比我的公婆,我俩同时感叹:老了,剩一个不好过……夜里,我与孩子爹闲聊。他说,等我们八九十岁了,怎么办?熬过了沧桑,熬不过岁月。我说,听说,好的婚姻,足以扺消一半人间疾苦。世上那么多人,多幸运,我有个我们!

  立春了,愿所有人都有春天般的日子,不再难捱冬天的岁月!愿所有人都有春天般的蓬勃,不再胆怯人间的陡峭

 
 
 

黑龙江省浩良河化肥厂 版权所有
地址:黑龙江省浩良河化肥厂 邮编:153103
电话:0454-8197125    E-mail:hhwz2011@163.com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黑ICP备11000194号